小故事 2

 

筆按2:筆者是一個毫不關心世俗的路人。

(承上回)

假若是一件貨物的交易,一切都會以交易的規則或合約而定,如今鄉廣的合約在台先生手上,那鄉廣應否交回颱先生而不是共先生?再者,假若是爭撫養權,就算兒子的年紀只有七歲,法庭也會問一問兒子的意願而再作出裁決,而兒子的意願會在裁判時有很大的考慮比重;而在撫養權移交前,鄉廣已經是一個成年人,而鄉廣的思維比共先生更新、更廣、更闊,但英小姐和共先生在爭議撫養權時,從來都沒有過問鄉廣的門生,這自然會令人想起奴隸交易。奴隸交易就是把一個或一班人當作成貨物,毫不顧及其感受,在兩個無良的商人手上以特定條件交易,而共先生與英小姐也明白鄉廣的門生比一般奴隸麻煩,所以他們以五十年表面風光不變來欺騙鄉廣門生,誰不知共先生愛以溫水煮蛙。一些門生在得知共先生不知怎樣計算八的二次方大感失望及震驚,共先生還把提倡八的二次方的能人異仕被自殺,恐怖萬分。

另一個令鄉廣門生暫時安心的方法就是提被動語變成主動語,政治是一樣充滿正能量的說謊比賽,出色的政治人物都是能把狗糞包裝成高級食材的頂尖市場學人材,所以共先生把「收回物件」包裝為「回歸」。如果是一件死物怎樣能自動回歸呢?如果是一班奴隸又怎會想回歸呢?把別人的不願意扭曲為別人主動獻身,試想象一下法律以這種角度來執行:

一名女子因天生水性楊花,在後巷主動與一名中年男子交歡,該名女子事後更往警局深切表揚刻名男性,女子因本次事件而得了上天的眷顧而得孕,但因嬰孩不喜愛女子的子宮,所以他主動提早從子宮走出來,墮胎的醫護人員從旁鼓勵,同時把嬰孩的殘肢一件一件的拿出來。該名中年男子最後被警方找到,警方為表揚該名男子,特意把他送往一個有免費食宿、作息定時、兄弟滿貫及大量櫃桶通暢服務提供的地方入住,讓他享受一世無憂的美滿生活。

鄉廣由前至後也沒有人真心慶祝這種被強姦事件,奈何民主女神後十五年,鄉廣的傀儡正苦安排了一場立體煙花在英小姐祖先命名的港口上掩飾鄉廣的無助歷史,不知本年上街表達最後沒人理會意見的門生會否超越沙士汽水事件當年呢?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4 × 2 =

* Copy this password: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5,525 Spam Comments Blocked so far by Spam Free Wordpress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