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在港鐵戰勝了兩隻海象

星期一,香港人最討厭的一天,也許是地球集體憂鬱日,從被鬧鐘吵嚷的一刻到回到公司看到滿瀉的電郵,自己還是不能相信期待了五天的周末如此快過,等待的時間就如五年,而周末就如剎那間的五秒,不知不覺就逝去,比強積金的手續費更不可思議。

今日還是如常的星期一早上,我帶著半分醒的狀態上班,雙眼半開合,性感萬分(自覺) 。港鐵車廂充滿比我更迷糊的人,我能夠開眼已經算是精神飽滿。當快要到達金鐘站時,我拍打自己的臉,準備完美的木無表情下車,木無表情地步回辦公室。

正當我想從車廂中間步向車門下車,忽然有兩股極強勁的殺氣向我這邊湧現,車廂微微震動,我不自覺心寒起來,是否地震?還是恐怖襲擊?我還沒有回神之間,我眼前出現了兩個黑影,高速向著我飛奔過來,氣勢就如獅子追捕獵物一樣,而我就是可憐的小羊,沒有半點還擊能力,心想:「今天會否是我的死期?」

由於這兩個黑影移動速度太快,我不能辨別這是什麼物體,初步目測應該是海象,「Oh wait! What? OMG! WTF?! It’s impossible ga wor!! 海象shouldn’t be here law! 」在此危急關頭,我還是要表現我是一個有香港特色的假ABC香蕉仔,假口音之餘還要加上港式尾音,發揮出中西合璧的自悲毒撚世界觀。

我口中還未吐出第二句英文之際,其中一隻海象發出巨響,這叫聲響亮過地盤工程噪音,我耳朵感到痛楚,心口作悶,這是武俠小說中出現過的獅哮功嗎?我被神功迫到我醒悟過來,我再聽多一次牠們重複的叫聲,好像是人類的語言,「有座位!有座位!」原來是普通話!

我眨眼睛再看,這兩隻海象其實是兩個中年肥胖的女人,她們看見我背後剛剛空置的座位就仿佛看見廣東道的名店,不顧一切以光速沖擊,而我正正站立在她們與座位之開,我是透明的。她們在跑動時身體的肥肉因動能而產生不規則的震動,連鎖反應下地板也開始搖晃,加上她們超過巨型黑洞般的體重,車身震蕩得如世界末日。

我被恐懼佔領了我的心靈,我怕我會被撞死,我只是一個普通的血肉之軀,如何能夠避開兩隻比海象更強的生物呢?在我最無助的一刻,想起了一個能夠代表香港精神的領袖人物,牠由上任特狗之前到現在,不論市民有多討厭牠,多麼想牠下台,牠都能無恥地不肯下台;即使自己一個接一個的謊言被戳破,牠還是以一臉茫然示人,留任,扮無事。

一迅間,689之魂注入了我的身體,我的身體突然有無窮的力氣,牠「人不要臉,天下無敵」的精神在我每一個肌肉細胞遊走,我舉起手肘,後腳發力,把身體推向前。過了0.0008748723843秒,我快到達她們身邊,我看準時機,加速,以後肘分開了一隻海象,然後再用手腕推開另外一隻海象,在風火雷電之間,勝負已分。

我成功阻擋了兩隻海象的攻擊,成功落車,越過了這個生死關頭,我繼續返工,然後加班,然後再加班,終於可以回家休息,醒來後,今天還是星期一。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20 + 6 =

* Copy this password: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5,354 Spam Comments Blocked so far by Spam Free Wordpress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