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愛國?

一踏入九月,所有新聞都被國民教育覆蓋,然後到釣魚島,一片愛國、護國、守衛國的氣氛極端濃厚,中國大陸還有很多令人不能置信的上街反日行動,一切原因始末過於冗長沉悶,不贅,但這一連串事件正正敲起一部份懂得運用腦袋人的疑問,為什麼我們要愛國?

極端愛國主義

為什麼我們要愛國?如若你對極端愛國人仕發問這個問題,也許你已被認定為叛國,因為他們本著「只要愛,不要問」的盲愛精神,任何疑問都會引至他們失智,甚至失禁,他們可能會跟你說「國家已給你這麼多好處,要不是……….」等偉大言論,口沫橫飛,彷佛想以口水傳播疾病一樣,為大家再教育。

極端愛國主義,又稱沙文主義(Chauvinism),是一種極度危險的思想,其危險之處有二:

1. 盲目愛國

極端愛國主義者常以國家利益放於所有事項之最高點,任何當權政府所推行的政策也會受他們支持,即使該政策會對整體人民有負面影響,他們也理所當然的全力支撐政府,例如政府在沒有足夠理由下增加軍事開支、政府推行政策減少市民的自由及人權以確保政府有更大的權力執行保障當權者。任何不支持政府的聲音只會被他們確認為是搞事、不和諧、反政府的行為。

心水清的讀者也許會發現我有以上的段落用「政府」二字代替「國家」,這是他們的思維,極端愛國主義者常混淆「國家」、「政府」、「政黨」、「民族」等字義。這些詞語可以用這段文字簡略解釋:「一個國家內可以有不同政黨及民族,政黨可由不同背景、身份、社會地位、職業、族裔等人仕組成,政府是由下而上的(民意領導政府施政),同時是由人民而組成,政府要為市民爭取最大的整體利益,保障小數群體及弱勢社群;當權政府假若令人民失望,甚至不信任,人民有權推倒當權政府而另選由其他政黨、組織及市民組成的新政府。」極端愛國主義者是不會理解這段文字,他們只相信當權政府的一切,而政策是由上而下的,必定要以政府/國家利益為前題,然後才到人民的利益,而人民的利益只針對大部份的族群,小數人仕的利益是可以忽略的。

Nationalism is our form of incest, is our idolatry, is our insanity. "Patriotism" is its cult. It should hardly be necessary to say, that by "patriotism" I mean that attitude which puts the own nation above humanity, above the principles of truth and justice; not the loving interest in one’s own nation, which is the concern with the nation’s spiritual as much as with its material welfare – never with its power over other nations. Just as love for one individual which excludes the love for others is not love, love for one’s country which is not part of one’s love for humanity is not love, but idolatrous worship. – Erich Fromm (民族主義是我們的亂倫模式,是我們的偶像崇拜,是我們的瘋狂。「愛國主義」是它的迷信崇拜。不必說,我所謂的「愛國主義」態度將自己的國家置於人道之上,置於正義與真理的原則之上;不是對某人自己國家的利益的熱愛,這種熱愛既關注國家的精神財富也關注它的物質財富–­從不以強力欺淩別國。僅僅愛一個個體而排斥對他人的愛就不是愛,不把愛某人的國家作為對人道主義的熱愛的組成部分就不是愛,而是偶像崇拜。)

極端愛國主義國家經常以「主權高於人權」的錯誤思維貫輸給人民,令人民忘掉國民應「以民為本」,只追求國家火箭升空一刻打飛機般的快感,忘掉另一邊的人民還為生存而掙紮;有時候所謂為國家的事也只是某些政治人物的手段,為了一己私利,披上愛國羊皮,洗腦愚化國民,蒙騙人民,讓自己畫像掛上首都的廣場上,北韓如此,不知還有哪些國家呢?

「澤國江山入戰圖,生民何計樂樵蘇?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曹松〈己亥歲感事〉

Patriotism: Combustible rubbish ready to the torch of any one ambitious to illuminate his name. – Ambrose Bierce, The Devil’s Dictionary (愛國主義:一堆隨時可以被任何野心家所點燃,去照亮他的名字的易燃垃圾。)

國家面子要緊,當今不求事實及實務的事時常發生,幸好香港還僅存一點點的新聞自由,政府正面及負面的訊息也會被報導,不同於一河之隔之自稱世界強國,媒體都被一重又一重的過濾器隔離不正面的資訊,保證國民都跟著親愛的國家一同進步,閒時跟國旗聊天,聽國歌比情歌更激動及感動,過世國家元首的地位比供養自己的父母更重要,和諧美好,如仙境、如天堂一樣,令人嚮往!

2. 惡意與仇恨

極端愛國主義更令人毛骨聳然的地方就是它大量鼓吹對他國的仇恨思想,極端愛國主義者經常過於對自己的國家和民族感到驕傲,引至他們看不起其他的國家和民族,產生一種有偏見的情緒。

比較近期的例子,在國內某些城市,有大量人民高舉「釣魚島,中國的」等字句,主權屬哪一方,不在此詳談,因為筆者還在閱讀有關事實的根據,但他們這種和平宣示自己觀點及意見的行為是可敬的,至少他們比那些對世事莫不關心的人更值得尊重;可是在這些遊行中,有其他披上人皮的物體混入其中,他們無視法律及他人的人權,大肆破壞所到之處,看見有不順眼的品牌,打、敲、踢,又有輕功、玉女劍法、降龍十八掌、打狗棒法、黯然消魂掌,對著無言的死物及無辜的市民(本國或他國) 盡顯「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的李小龍精神,威猛十足,好叻叻。這種對他國的仇恨已經失去控制,甚至到了不可理喻的境界,一切只因他們從小便被愛國主義灌輸入腦袋深處,打開他們的腦袋一看,舉目四顧,除了愛國,還是愛國。「只要是從XX來的都不是好人!」、「要是他們看不起我們XX人,我國一定會出兵打他們的!」、「我國是宇宙最強的,什麼都是最好的!」這些言論相信大家都不會陌生,也見多不怪了。

惡意與仇恨最恐怖的結果是戰爭,甚至滅族。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瘋狂的極端愛國主義令到6,000萬人喪生;納粹德國殺害600萬猶太人及1,000萬斯拉夫人;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令700萬人不正常死亡;大躍進非自然死亡人數3,000萬。果是如絲,因又如何?也許「以史為鑑」對我們都是過份的要求吧。

Nationalism is an infantile disease. It is the measles of mankind. – Albert Einstein (民族主義是一種幼稚病,是人類的麻瘋病。- 愛因斯坦)

The citizen who criticizes his country is paying it an implied tribute. – James W. Fulbright (批評國家的公民是在含蓄地為國家作貢獻。)

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a scoundrel. – Samuel Johnson (愛國主義是無賴最後的避難所。)

To make us love our country, our country ought to be lovely. – Edmund Burke (要讓我們愛我們的國家,我們的國家應該可愛才行。)

本文章的主題是「為什麼我們要愛國?」,為什麼要提及極端愛國主義呢?只因現今以理性去分析及明白自己要愛國的原因的人不多,有太多不明白原因而盲目愛國的人,他們最終有可能成為極端愛國主義者(我沒有犯滑坡謬誤),我親身看見那些「連問也不可以」級數的活化石,如果大家想親身感受他們的能量,請於辦公時間前往維園,他們總有一個在附近。

他們愛國的理論不過是以下數招……(待續)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

19 − twelve =

* Copy this password: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5,369 Spam Comments Blocked so far by Spam Free Wordpress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